热烈祝贺偷拍自拍哥哥干哥哥射_久久在线国产偷拍自拍_久久日在线精品观看服务器升级完毕,全固态硬盘,50G超大带宽,满足你的 一切数据查看需求!

公告: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只有三次走马灯水印广告(承诺绝不影响用户体验)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板先生  »  文艺老板前传-工匠的开始
作者:纸笺二

摘要: 所过者化,所存者神。

“有些人能清楚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并按这个声音活着,这些人不是成为了疯子,就是成为了传奇”                                                                     -----《秋日传奇》




                 chapter1:老板先生

1988年的落叶季节,我出生在眼镜之乡江西鹰潭中童镇,那里离中国最美村庄婺源很近,所以老家夏天的时候也开满了油菜花。全镇三万人中一万多人在外面卖眼镜,从清朝嘉庆年间开始眼镜作坊至今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在那里只有两种人,卖眼镜的和卖眼镜失败回来的,不安分的一般很小就辍学去当学徒。


1984年,18岁的父亲背井离乡来到东北开始做学徒,当他拿起第一副眼镜的刹那也许不会知道他今后整整一生都将和手中的眼镜在一起,至今已经做了32年。父亲当了两年学徒后开始在路边挑担子维修眼镜,凭着质量和诚信逐渐有了老顾客,又过了两年开了一家十平米左右的眼镜店。


我出生后不久母亲就背着我坐了80多个小时的火车去找父亲,我从出生开始就被眼镜文化耳濡目染,如《海上钢琴师》中“生于船,长于船,死于船”,我的前18年完全是在眼镜店内度过的。像绝大多数中国的农民一样,父亲是一个言语不多勤劳坚强的人,每年工作364天,只是初一那天停业休息,农历除夕那天都要营业到下午两点。


前20年父亲做眼镜完全是手工制作,一副玻璃镜片要先用玻璃刀切割,然后用电动砂轮打磨出镜片的形状,最后再精磨调整,有时停电了,他就用磨石加水一点一点修复,一副眼镜从测光到加工成品要两个小时,那是只卖20元一副。父亲手磨的技术日趋精湛,和后期的自动磨边机磨出来的效果几乎完全相同。


岁月蹉跎,时光荏苒,三十年间父亲从一个年轻小伙子变成现在白发丛生的中年人,配镜的顾客也从孩子成长为大人,有的人从小就在父亲那配镜,即使毕业离开了城镇到城市工作过年回家时也要光顾父亲的眼镜店。这些年经常看到当初由父母领进来配眼镜的调皮小孩子如今也成为了父母,并且再次来到父亲店里给他们孩子配镜,那一刻我相信父亲会感到喜悦和欣慰的,一副新的眼镜就是一个生命的轮回。


1994年,父亲带我回老家呆了三个月,树起了一栋二层半的毛坯石头房。在老家一般外出做事者辛苦了很多年后都要回家树一栋房子,虽然房子盖好后并没有人住,该出去谋事的还是要出去,但他们总是通过树房子这件事证明自己在外面勤劳,节俭。在乡土的中国里,农民很重视村里人对自己的看法,他们根据距离自己的远近划分亲疏,这也就是费孝通先生讲的差序格局。


我清晰地记着父亲当时和工人一起打石头挖地基的场景,每一块石头都打磨得很规则,条纹整齐美观,可以说那栋房子凝结了年轻父亲的所有心血和对生活的期盼。清明节是当地很重要的日子,外出打工的都会回来祭奠长辈,有人说南方人要比北方人开放,其实不然他们很传统,我们村全部一个姓,有祖先,有家谱,有宗祠,吃饭要按照辈分坐自己的位置,当地仍保留着很多乡土的风俗,尤其是节日的时候会很热闹,鲁迅笔下的社戏跟我们那完全一样。父亲每次清明回老家都要清理打扫一下院内的杂草,如今22年过去了,岁月如清风,如流水,如霜如雪,那栋房子经历过98年洪水曾被淹了一半,到现在仍完好无损。


树梁的那天父亲让叔叔抱起我和工人一起扛着房梁,现在回想起那时父亲对我真是报予了很大的希望。小学四年级之前,印象中的自己就是在逃课,打游戏机,滑旱冰,抢低年级玩具中度过的。


印象比较深的几个记忆是,一年级时有一次晚饭后我坐到眼镜店对面的栏杆上荡秋千,忽然一辆失控的汽车冲了过来,将栏杆和石墩都撞倒。听母亲回忆,当时她看着我飞出去然后跑过去大喊我的名字,突然我从草丛里爬了出来,司机重伤,我毫发无损。第二天父亲带我去了吉林市222医院做脑CT检查,结果也是一点问题没用。


二年级时有一次和同学翻墙,大家一起翻上来后,我突然被人推了下去,结果这次没躲过,右手臂当场骨折。当时医疗费花了一千多块,刚好学校保险报销了一千,母亲把钱给了那个误伤我的同学家里。那半年自己天天绑着石膏去上学,每天还挺开心,因为不用写作业了,还有我的同桌是我们小学的校花,老师要求她多照顾关心受伤的同学。


那时候关于父亲的记忆就是听母亲说过父亲刚来这里时,一个流氓管父亲要钱,父亲不给于是被砍了一刀,至今后背仍留有疤痕。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另外一个流氓又管父亲要钱,还把父亲打了,流氓扬言要放火烧了眼镜店,那天中间人带父亲去给流氓下跪道歉,那天晚上我们寄宿在邻居家里,母亲和妹妹一直在哭。不久后父亲把我送到了另外一所小学,踏入新教室的那一刻童年和我说了再见。


接下来的几年自己不断进化成为一名合格的学生,初一时自己的成绩超过了小学所有人,高一时又超过了初中所有人,每次看到成绩单后父亲都会不经意间流露出微笑。2006年,我以高出一本线66分的成绩考入中山大学国防生,那一年的夏天,我再次回到了老家,父亲带着我向村委干部和亲朋好友敬酒,热闹的场景仿佛将时间拉回到了当年房子落成的刹那,在父亲眼中我已经成为了那根梁。

父亲先把我送到了大学报道,第二天我送他去火车站,列车开走远去的瞬间我看到了他的背影。当明天变成了今天成为了昨天,最后成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时间推着向前走,这不是静止火车里,与相邻列车交错时,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而是我们真实的在成长。


由于毕业定向分配导致入学后工作就已成定局,大一时我就曾想过退学,后来感到无法面对父亲的期盼于是只能选择逃避。大学期间我是在不上课,训练,政治教育中度过。那时每天就呆在图书馆,所有门类的杂志都看一遍,经营和体育类的杂志看得最多。开始父亲还经常打来电话,大二成绩单寄到家里后电话就越来越少。



那时的我面对已知的未来感到异常恐惧,于是开始和整个世界对抗,疯狂地撕碎自己,灵魂躲在黑暗的角落里颤抖,我经常雷电天气一个人在暴雨中打篮球,我经常连续半小时做俯卧撑,我经常跑几十公里把自己折磨得精疲力尽去寻找生存的意义。自己开始跑得越来越快,越来越远,大四时自己的身体素质已经无人能及了。


2010年毕业我被分配到了中朝边境,领导说越艰苦的地方越是考验人,当时的部队环境不如现在,评功晋升都要需疏通钻营。我曾经试图表现得比其他人出色但都被打压回去,当时部队领导的很多做法我非常抵触,我害怕自己以后也会变成这样的人,我发现在这个体系想要出人头地的能力我并不具备,我的性格又过于刚强,从来不懂得能屈能伸,不懂得刚而易折柔而易保,不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时的我只知道要想不低头,就不要在屋檐下。



“我不与人争,和谁争我也不屑,我热爱自然,其次是艺术,我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该走了”,伴随这英国诗人兰德的这首诗,2011年5月我选择赔偿十万违约金后离开了部队。


父亲在这件事上虽不同意但怕自己做出什么傻事最后还是拿了钱,部队领导让父亲去签字,他连夜来到了呼和浩特,对我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他那时的心境想必比呼市的草原还要荒凉。后来发现我是我们那批唯一一个赔了钱的,其他人都是打的欠条,后来也不了了之。我没感到后悔,我现在的态度仍然是既然部队培养了我,我就要遵循契约精神,如果有一天我做出了一点成就,我首先要感谢的是美德。


后来还不断有人说我离开部队太遗憾了,我作为排长当时的身体素质比下面所有的战士都要强。有一次领导让我替写一篇稿子,我一直很反感公文,所以应付一下交了上去,突然有一天领导告诉我那篇稿子在人民武警报上发表了,后来我就拒绝了所有公文写作。选择从来没有对与错,只有值不值得,会不会我们做出选择时其实并没有选择,又或者说我们承担选择所带来的后果时其实是命运的必然。




从部队出来后我来到了春末的南方城市,投靠了同样落魄的大学同学,每天听着李志先生的音乐,转眼半年时间就过去了。这半年父亲一个电话也没打来。马上快要过年自己决定考研,好和家里有个交代。天底下发生的事可以说它是旧的也可以说是新的,说它旧是因为同样的事情每天都在上演,说它新是因为每天都是由不同的人发生着。不在乎一天的人不会在乎一个月,不在乎一个月的人不会在乎一年,不在乎一年的人不会在乎一生,想必我就是最后这一种人。



2012年九月我来到了中科大读研究生,来的第一天再次陷入灵魂恐慌,画地为牢般的压抑感再次袭来。如同《秋日传奇》中崔丝汀听到自己心中熊的声音一样,我也仿佛也听到了内心的声音,三天后自己选择了退学。再次回到广州后我用了一天时间找了50个战友每人借了5000块钱,于是开始了第一次创业。


眼镜店开业的前几天我给家里打电话希望父亲能来帮忙,电话那头父亲非常生气让我把店赶紧转手回去读书,并且说他要是过来帮忙就不姓许。我当时以为做眼镜很简单,结果开业第一天自动磨眼镜的机器就出了故障,眼镜堆积做不了顾客要退货。一贯自信的我突然间乱了方寸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时,我给家里打了电话母亲说父亲前天已经坐火车从长春过去了,应该快到你那了。


过了一两个小时父亲提了个大包进来,打开后里面是一些常用的工具。自动磨片机坏了,他找了个手动的砂轮然后蹲在地上手磨,手磨一副眼镜要30分钟,那天他至少磨了20付。他蹲在地上的瞬间我发现原来他已经很多白发了,已经再也不是当初树房子时的那个年轻人了。

开业初期遇到了很多困难,第三天下雨没有生意,我想着每天一千多的租金还没赚回来,越想越生气,于是一脚将玻璃茶几踢飞十几米远,玻璃粉碎,同学将铁架子捡回来时发现已被我踢成弧形。有一天同行派人来找茬,配了眼镜不给钱,父亲和他发生了口角,我将卷帘门拉下然后冲上去开始要动手,父亲拼命把我拉住,然后让那个人赶紧跑,我挣脱父亲后去追了很久也没找到,我瘫倒在地上,第一次感到了人生的无能为力。


那段时间里父亲三次因为和我争吵要回家,前两次是同学在车站把他拉回来,第三次我没让同学去,他在车站等了很久然后让母亲给我打电话,母亲说父亲打电话给她的时候伤心地快要哭了,父亲说我不理解他,但他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最后父亲还是回来了。


然后没过多久有一天晚上我和朋友出去吃宵夜,我同学打来电话说父亲疼痛难忍要去医院,我马上跑回去将父亲送去大学城医院,一路上父亲说我不听话,说以后帮不了我了,我看到父亲痛苦的样子然后眼泪留了出来。医生检查是肾结石,打了几针后父亲说没事了要求离开医院,节俭的父亲决定回家去看病,这一次父亲是真的走了。


父亲回去后,我感到他的有些道理是很正确的,如果按租金水平来看的话,我这第一个店相当于开在了广州的最市中心。我当时二十多平的店月租金达到了两万,大部分盈利都被房租吃掉了,思考了一段时间后,我决定把那个店转出去。


那段时间我连续工作了280天没有一天休息,每天早上六点坐地铁从大学城北去人民中路进货,来回三个小时,白天验光和销售,父亲负责加工,晚上营业到12点然后收档。现在回想起来,也难怪父亲会生病。


由于新天地的开业,贝岗那一年眼镜店由4家增加到了13家,我旁边也是一家新开的眼镜店,老板是我们鹰潭眼镜行业最大的大佬杨华太,他们和我同一天开业,结果三个月就倒闭了。后来接盘我的是一个华为的前员工,不懂眼镜就听说眼镜行业暴利想尝试一下,于是三个月后也倒闭了。虽然我开了九个月并没有赚到钱,但靠收转让费还是把那25万投资全部收回来了。


2013年末我回到长春,开始了第二次创业,我将选址定位在长春最繁华的重庆路,打算收购一家在二楼五百平的眼镜城,重庆路商圈23家眼镜店,这是长春眼镜行业竞争最激烈的地方。父亲强烈反对我再次在这种地方厮杀,很多做眼镜的亲戚也劝我不要这么和自己死磕,他们建议我选一个压力小的安稳地生活。我当时想法就是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得惊天动地,我最后还是听从了内心的声音,筹了近百万将这家眼镜城收购和整改。


我开始模仿小米的高性价比产品和极致的用户体验,是国内眼镜店第一个自己建护眼app的,用服务号直接和用户沟通及时反馈,将顾客的验光数据直接上传到微信,方便随时查询。在成本控制方面我们也下了很大功夫,前期所有自己人都住在了店里。我们给员工的工资是同行业最高的,因为雷军曾说过他们的客服工资都比同行高30%,这样员工会很珍惜这份工作从而更加注重服务意识和顾客体验。


凯文凯利说一千个粉丝就足以让一个艺术家体面地生活下去,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十分注重和用户的沟通,把每一副眼镜都当成一件艺术品来对待,无论价格高低,不分贵贱,不论你是花几十块钱团购还是花几千块定制。我认为任何人都有更清晰地看清这个世界的权利,每当一副眼镜打磨好后,我总会想起当年在广州第一天开店父亲蹲在地上手磨镜片的那个午后。


我坚信随着互联网的自由公开和产业升级,眼镜行业必须提高自身的产品竞争力和服务体验才能生存下去,而不是靠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称将一副普通的眼镜卖得非常离谱的价格,这样的盈利模式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我这种近乎倾销眼镜的做法再次遭到同行的挤兑,我经常和他们直面冲突,有一次我们的大学生派单兼职被他们抢走传单并且发生了身体接触,我于是带着一群店员去把他们门口堵住,然后就在他们门口发传单。行业协会也给我递名片让我给会长打电话,所谓的行业协会会长就是我们对面一家眼镜店的老板,所以我都直接扔掉。


一些批发商开始停止给我们供货,他们要求收回之前给我们的铺货,并且一次结清近百万的铺货款,我知道这又是行业协会在抵制我们,我们当时的用户数量相当于于对面几家店的总和,但还不能盈利,所以无法支付这笔债务,于是批发商开始在我们店下面拉横幅要债。后来父亲找到了那几家批发商,说我研究生都不上了,创业不容易,说看在他们合作二十多年的情谊上这笔钱就等以后再还吧,批发商终于同意了。



那段时间我的债务压力很大,最高时已经负债200万,我透支了自己11张信用卡,我一直在等那个盈利临界点的到来,我坚信只要用户规模和口碑上去后就一定会盈利。在四季的轮回里,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我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我坚信有一天我会还清所有信用卡,并且不再需要它。


去年年末,同行恶意举报我店内所售阿玛尼是假货,并且上了吉林省省电视台第一播报,节目前后时长30分钟,播出后工商质监联合检查停业三天,我配合相关部门不断提交材料申诉,后查清我店内的产品都为正品,然后电视台仅用了一分钟给我做了澄清。



任何杀不死我的都会让我更坚强,节目播出以后我不仅没有被击垮,我开始找长春本地的大V帮忙,我把我的故事和他们说,他们很感动于是开始帮我,我的故事开始在微博上传开,新浪网也进行了转载,人们对我的遭遇表示同情,尤其父亲这种工匠精神和对儿子的爱令他们动容,他们希望我继续走下去,尤其是大学生们给我很大的鼓励和支持,由于积累了大量忠诚用户,我终于挺过了那年寒冬,第二年终于开始有了盈利,然后就有了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


一切都按我想的发展,突然有一天我回想了最近这两年只回了四五次家,和父亲当面说的话加一起不超过10分钟。这两年他也很少和我争吵了,只是催促我早点结婚。今年的11月14日,是父亲的50岁生日,记忆中他从来没过过生日,如果他愿意,我想再次和他回趟老家给他过个生日,如果不愿意,我想对这些年发生的事当面和他说三个字:



“对不起”

      





                   chapter2:兼职小姐   


本以为一觉醒来就不会再流泪,醒来后发现今天是没有兼职的一天,明天也不会有了,兼职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眼泪又情不自禁地留下……

                             1相遇
“ 妈妈,我爱上了一个姑娘,我是她的老板先生,她是我的兼职小姐,我们是天生一对,没有人比我们更相配。我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特别好,你说呢  ”
                                              ---尧十三+马頔                                                             

2015年12月2号我和兼职第一次相遇,那时我由于扩张过快创业正遭严重挫败,不到半年损失了近百万,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我很少去店里,吉大店更是开业只去过一次,那天是我第二次去吉大店,后来你说那也是你那学期第一次去做兼职就看到了我。那天你穿绿色羽绒服,黑色打底裤,黄色鞋子,没带眼镜,没扎马尾。


在店里我一如既往地沉默,店里人一直很怕我从来不敢和我说话,有一个配镜的同学认出了我的造型说原来你们老板在这,我笑了笑然后示意你去倒水。后来彼此熟悉之后我问过你一次说我不断变化发型,别人应该记不得我吧,你说不会因为你文艺的气质没变。这时你走过来小心地和我说了第一句话“哥哥,你喝水吗”,那个声音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动听的声音。你睁大眼睛看着我的瞬间,我意识到了你视力不是很好还有我已经沦陷在你如湖水般清澈的明眸里。你那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我第一次遇见你。


之后我一直盯着你看,并主动和你聊天,我说了下我那离经叛道的经历后你不断惊叹。我发现你说话好幽默,而且总胡乱说话一直不停,你说你原以为吉林大学是陕西的,因为陕西有个榆林,可能这两个陕西话发音比较相似。聊起我店长是延边大学的,你说你也以为延边大学也是陕西的,因为陕西有个延安。我说我在广东读的大学,你问我广东是南方还是北方,我反问你海南是南方还是北方,你自信地说海南肯定是南方了,再往南就掉海里了,我说广东和海南挨着也是南方。我问你山西是南方还是北方,你想了想说山西和山东肯定在一起,那一定是北方了,好单纯好机智的一个女生


你去帮店员买饭,我让你带我一起,我选好了窗口让你刷了饭卡,你说去帮姐姐买面然后就跑开了,我看你找了好远,我一转头发现旁边就是卖面的于是去喊你回来,你说你有点夜盲,晚上视力更不好,当时我的内心颤抖了一下。回店里后,我做了这几年最大胆的一个决定,主动要了你的微信。然后你做兼职时间到了说晚上还要去汽车厂当家教,八点半去十点半回来,我说你这么单纯去那么偏的地方万一被别人骗了怎么办,你说不会的,阿姨是个好人晚上会送你回来,了解到你当家教的价格只有别人的一半只因为你不想拒绝阿姨时,我内心防线顿时塌陷了。 

                           2相知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仓央嘉措       
                                                                                                             
于是接下来的那些天我不断接近并想保护你,每次都是刚好,每次都是路过,说得后来我们彼此都不信了。


我把眼镜行业最机密的成本交给你帮忙核算,理由是我算数差,这个是我骗了你,我小学是速算班的,我是其中最优秀的一个。
       

你总说我容易被坑,我只是在你面前故意被坑不拆穿坑我的人而已,我不想让你看到这个世界的尔虞我诈。
       

我送你去当家教或者接你回来,理由是去那加油,这个没骗你,只不过我每次去那加油的距离是跨越半个长春。
      

那天去雾凇岛,我骗你说去做兼职调查,那天的雾凇岛景色好美,路边树上飘下来的雪花宛如童话世界,我多想停下来和你走一段路,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你问我为什么对你那么好,我说只是因为我们共同喜欢民谣志趣相投,这个是我骗了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民谣,不管你文艺还是低俗,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了。
       

从来哪个店也不去的我突然在吉大呆了一个月,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老板喜欢上了店员,我去吉大确实是为了见一个人,就是你。
       

我们小学班里有个女生是全校男生的初恋,我和她坐了四年同桌,她的名字和你一模一样,到底是怎样的情生意动,才让两个人用一生承诺。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有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我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要说许多的故事给你听。我最喜欢看你胡乱说话的模样,逗我笑。”   
                                                              ---陈奕迅+陈升

吉大寒假近两个月,于是我说帮朋友把车从昆明开到长春,说路过西安。我又骗了你,我去西安只是因为我想见你。从昆明出发是因为你说你最喜欢云南,在西安早上六点你出来见我,七点到了开元商城,在回民街吃了早点,我把从昆明带过来的玫瑰鲜花饼和玫瑰鲜花牛奶给你,你说看起来就很好吃回去拿给妹妹。上午参观了兵马俑下午你赶回来补英语,然后我说去郑州,李志先生曾经为爱去过那里,你说郑州好文艺,记得拍照给你。其实那天我并没有走,我去了凤五,去了你早上一直要带我看的你的高中,感受着你和我讲的每天你匆忙上学的场景。你走过的地方,有一树一树的花开。你呢喃的梁间,还留着余温犹存的梦。你从这里出发开始一段崭新的历程,带走了古都的古韵天成,此时的你还不懂得相忘于江湖,不懂得迁移意味着和过往的时光告别,不懂得从此红尘陌上,你将以清绝的姿态独自行走。
        

你回学校我去机场接你,同样也不是路过,我把你吉大师兄扔在半路,他自己坐车回的长春。                      
             
                            3相拒
  
       

“丢失了一个女人,偶尔会感到遗憾,北方的隆冬,淡水的孤单。那就不如一个人,容易生存,花又开满春。可是一个人,又容易伤感,花又落了一回”。

                                          ---张艺德
                                                                                                      
昨天是我遇见你的第一百天,我向你表白,你拒绝然后眼眶湿润流泪沉默不说话。我说没事,你就当我是个孩子,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来吉大了,你有什么和我说得吗,你又沉默,然后我看着你离开,无能为力。昨天在梦里,我又看见你,可是你比我小了7年5个月20天。这七年半我经历大学,服役,逃役,考研,退学,创业,因为我总是不断放弃已经得到的东西,所以人们总认为我是一个可以轻易得到自己想要东西的人,我一点也不这样认为,我就运气不好。我曾经三个月没有见过太阳,我曾经一年没有和父亲说过一句话,我曾经农历新年在广州漂泊街头,母亲那天打电话问候我好不好,我不说话然后她就一直哭,那一刻我意识到我被神诅咒了。


妈妈,我不想过每天游荡到凌晨三四点等着第一家早餐店开门的生活。
        

妈妈,我不想夜间一个人开到210迈,我想一边听音乐一边听她讲故事。
        

妈妈,我不想再喝30瓶啤酒我想找个人帮我把酒戒了。
        

妈妈,我不想再过别人骂我朋友我一拳打断他两颗门牙这种生活了。
        

妈妈,你曾经受了生活的苦,我不会再让我生命中另外一个最爱的人忍受生活的苦痛。
        

妈妈,我不想从事父亲做了一辈子的眼镜了,我再给自己两年时间,两年后不管做得好不好,我都会去流浪。
        

第一个要去的是斐济,那里是第一个见到日出的地方,那里海边的贝壳会发光。
        

第二个要去的是芝华塔尼欧,中文名字是没有回忆的海,那里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现在。
       
       

第三个要去的是圣托尼里,那里用尽了全世界的蓝和白。

    

       

妈妈,我的情感口无遮拦,就像来自玻利维亚的可卡因一样纯天然。
      

 妈妈,昨夜我梦到了父亲,他跟我说:闭上眼,当这就是一个梦,我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妈妈,有人说当一个人不能再去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我到底要不要忘了她?
       

妈妈,有人说有些事本就不该完美收场,有些人只适合活在记忆里,这是不是真的?
       

妈妈,有人说真正感动人的从来不是爱情本身,而是追逐爱情的那种勇气,这次我又要放弃吗?
       

妈妈,如果有一天我不是老板先生,她不是兼职小姐,我们还是天生一对,没有人比我们更相配,可是我还是觉得这个世界不是特别好,你说呢?
       

妈妈,我不想再听李志的歌了,这个世界会好吗?
         
附:和兼职相遇的100天:
第一次见面12.2     眼镜店      绿色羽绒服
第二次见面12.4     日新楼      白色羽绒服
第三次见面12.11   眼镜店      骆驼纹外套
第四次见面12.29   怡众名城  浅粉色外套
第五次见面12.31   雾凇岛      粉色厚外套
第六次见面1.29      西安         粉色薄外套
第七次见面 3.6       机场         黄色披肩外套
第八次见面 3.7      宿舍楼下    绿色外套
第九次见面 3.8       重庆路     绿色外套
第十次见面 3.12     净月潭     白色外套 



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唯有孤独永恒。愿好女孩都嫁给爱情,愿漂泊的人都有酒喝。



                             

                  chapter3:关于未来


上面是我去年九月和今年三月分别写的两篇文章,第一篇写出来后我一年里第二次上了吉林省电视台,记者去采访了我父亲,父亲对我创业做眼镜已经没有意见了,只是希望我早点结婚,现在来看是越来越难了。


去年他过50岁生日我开着新买的奔驰回到了家,那一夜父亲喝醉了,一个人默默抽着烟,喝醉了又会想起什么,那些爱过又恨过的人。他的一个老朋友过来和我说,不希望我以后能大富大贵,只希望我能安稳地生活。


去年冬天我果然经历了生意上的惨败,我过于高估了长春市场,在重庆路开了两家一样名字的店,而且投入比第一个还要高,刚开始没感觉到,随着北方冬天进入淡季,分流现象越来越严重,坚持了几个月后我无奈地将那个店关闭了。除夕夜我回到家里,父亲没有和我说一句话。


第二篇写出来后微博阅读量十多万,很多人都祝福和安慰我。电台主播问我平时快乐吗,我说我创业以来没有一天是顺境的,所以不怎么快乐,她说你自己都不快乐怎么给别人带来快乐。我大学同学留言给我,让我以后温和地对待这个世界,温和地对待我所爱的姑娘。


有很多吉大学生送来祝福,问我和兼职有没有后续,我说就像宋冬野的董小姐,低苦艾的小花花,赵雷的南方姑娘,尧十三的北方女王,李志的港岛妹妹,贰佰的玫瑰......兼职小姐再也不会回来了。


之前我们的公众号是我小学同学打理,这几个月他回去照顾生病的家人,我闲来无事所以接管了微信和微博的运营,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我本人还会认真回复每一个人的问题。我虽然从来不去店里,但我很珍惜每一个可以和顾客直接沟通的机会。


有的人夜间在公众号和我互动,她们问我怎么这么晚不休息,我说我熬夜很严重,经常等着第一家早餐店开门,我还酗酒,每次都喝十多瓶,每年高中同学聚会我都会喝上二三十瓶。我喝多了就容易惹事,基本每年因为喝酒打一次架。我去年开车扣了33分,全是超速,我还经常酒驾,我说每天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就感到很幸运了。


今年5月我应朋友看项目邀请还被带到了南宁一个传销组织呆了四天,我拍了很多传销培训内部图片并把我的经历写了出来,我在文中写我今年倒闭了一个店赔了些钱,我创业曾遇到过两个优秀的店长,我非常信任他们,后来一个骗我钱跑了,一个用小号私下加顾客,半年后在我吉大店旁边又开了一家眼镜店。很多人回复我,有人说看我写传销如身临其境,说冲我的文笔也要去店里看看,有人说我卖眼镜可惜了,有人留言老板虽文艺,不如早安家。


6月,陈鸿宇,马雨阳,冯佳界在长春光阴演出,我和过来帮忙的大学同学去看,由于我的形象太忽悠人,我一进屋观众以为我是唱歌的都转头看我,我赶紧走了出来。整场演出我一直在和老板喝酒,老板张哥是吉大法学硕士,也是标准的文艺青年,他让我少喝点,我说啤酒没事的,最后发现他那的啤酒酒精度是13度,一瓶相当于普通的三瓶,我当晚喝了大概8瓶,一晚上只听清了一首,就是理想三旬的全场大合唱。演出结束后,我看到陈鸿宇,问能不能合影,他说好啊,他说哥们你也是同行吧,我说恩是的。



那几天长春严抓酒驾,当晚我开着车在桂林路和重庆路乱窜,没被警察逮到实属运气太好,第二天我发现当晚爆了一年里第五条轮胎。


前些天去广州,和大学同学叙旧,7天喝了150瓶啤酒,他们说我现在已经成为他们的人生偶像了,他们说并不看好我,但会永远支持我,他们不看好的是我的性格,他们劝我早点和这个世界和解。


近来我也开始反思,我把租的房子退掉,开始了居无定所在全国游荡的生活,灵魂既已无处安放,只有选择流浪。我拒绝了所有三人以上的饭局,逐渐远离酒精,我知道没有一种酒可以醉生梦死,没有一个人是一座孤岛,花必凋残,草必枯黄,只要我愿意,神的国还在我的心里。


关于未来,我的计划再用剩下的两年多时间,也就是到2018年9月,我30周岁的时候,在每一个有大学的城市开一家眼镜店,成为中国最具创业精神最文艺的眼镜店,也许我的店会很快来到你的身边,有希望是件好事,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了。


另外,从今天开始所有在校勤工俭学做兼职的学生,配镜免费。



复制下列地址至浏览器地址栏即可观看,本站不提供在线正版。备注:如有地址错误,请点击→ 我要报错 向我们报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